研究证明:喝酒有助于提高社交能力

  摘要:瑞士科学家近日发布一项研究,报告显示,饮用酒精饮品有助促进人与人间的正面互动,同时参与者喝酒以后,比起没有喝的人会更快呈现开心面孔,并会显得更有同理心,继而可提升社交能力。

  欧洲神经精神药理学院(European College of Neuropsychopharmacology,简称ECNP)的前会长Wim van den Brink教授称这项研究能确定人们认为酒是“社交润滑剂”的理论,以及饮用适量酒精饮料能令人更快乐的说法。

  由美国匹兹堡大学所领导的一项研究发现,酒精能够巧妙改变男性大脑运作,让他们没那么压抑、并愿意将心中的兄弟情义(bromantic feelings)说出口。

  美国伊利诺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费尔拜恩(Catharine Fairbairn)的研究显示酒精可以将压抑,以及社会规范中对男性行为的束缚解除。

  2012年,纽约时报做了一期饮酒对职场人士影响的调查报道,调查清晰的显示饮酒对职场人士升迁产生巨大作用。

  喝酒有助于升迁,但滴酒不沾的职业人士事业就难以更上一层楼。

  纽约时报记者DOUGLAS QUENQUA调研《福布斯》杂志的广告销售主管特里·拉文(Terry Lavin)时,他正努力为自己赢取了“可靠酒友”的美誉。

  特里·拉文:“我基本上算是在P.J. Clarke’s租了块儿地方,”他指的是曼哈顿中城的酒吧(纽约市最古老最有名的酒吧之一),“我总是最后一个走,手上永远端着杯鸡尾酒。”对于这个要靠人际关系来维持的行当,如此角色为他的成功帮了大忙。

  直至2010年,他才决定让身体好好休整一下,戒酒6个月,结果是业绩却没有了。

  “我本想打电话给那些关系不错的,手上抓着大笔广告预算的人,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出去小聚一下,或者吃点儿东西,”特里·拉文回忆道,“可他们说‘你喝酒么?不喝?那算啦。’”

  美国的大量商业潜规则仍旧围着酒打转,无论是为了赢得一个客户,草拟一份交易,还是仅仅想证明你是个容易合作的人,对于很多工作来讲,痛饮一巡都比打一场漂亮的高尔夫重要得多。

  那些滴酒不沾的职业人士—可能是为了健康、宗教原因,也可能是已经戒了酒或仅仅出于个人喜好—无论因为哪项,只要不愿喝酒,似乎事业就难以更上一层楼。

  “大家希望你会喝酒,喝酒就是工作的一部分。你如果说不喝,大家就会有点缩手缩脚的了。”针对法律工作者的特殊治疗项目(该项目由海瑟顿治疗中心[Hazelden]建立的主管林克·克里斯汀(Link Christin)说:“如果你声明自己不喝酒,你就要搞定其他人对你是否懂游戏规则所产生的怀疑。”

  想在现实中体会这种观念,看美国总统大选就可以。爱德华·M·肯尼迪(Edward M. Kennedy)在1980年总统预选时指责吉米·卡特(Jimmy Carter)白宫里的酒匮乏。

  而近年来这也变成了民意调查人的老生常谈:选民愿意跟谁喝一杯,就给谁投票。

  米特·罗姆尼(Mitt Romney)是禁酒的摩门教徒跟广大美国选民格格不入。相反,奥巴马在8月时冲着爱荷华州的群众夸口道,前一天他扫荡了一个啤酒摊,给自己和另外10个人去集市的人买酒。“真是棒啊。今天我只喝了酒,没吃猪排。但是光有酒也很不错。”人群对他报以《再来四杯》(Four more beers!)的大合唱(Rick Moranis的歌曲—译注),最终奥巴马成功当选总统。

  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Donald J. Trump平时不喝酒,大选来临,也不得不拿起酒杯拉近与选民的距离。特朗普曾在2015年家族领袖峰会上表示喝圣餐酒是他宗教生活的一部分。2015年,民意调查专家Frank Luntz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时询问他是否曾向万能的上帝寻求宽恕,他起初表示“没有”,随后又表示“在教堂时我会喝点葡萄酒,这是我唯一喝的一种酒,配上小饼干,我想这就是一种请求原谅的形式。

  对于曝光率低一些的公众人物而言,有种说法是:不能喝酒的人不能成事—或者更糟—不值得信任。这会妨碍到他们的职业发展。

  约翰·克雷普萨克(John Crepsac)是华尔街戒酒治疗师,他说,华尔街风靡“美女与美酒”式生活,不喝酒的人抱怨说他们“无法完成交易,甚至无法启动早期商谈,就因为自己不热衷于畅饮。”

  社会科学家将饮酒称作“社交资本”:一个人的适应力中可发掘的经济潜力。

  不同的酒品可以区分不同的社会阶级,政治人物需要选票时多跟选民喝啤酒。如果要做大生意的职场人士努力选择喝葡萄酒。世界著名葡萄酒贸易研究专家Pierre Spahni曾在《葡萄酒》一书中研究指出:“啤酒似乎是穷人的酒,而葡萄酒则拥有高贵的形象。

  纽约一位政治学教授分析指出:“很明显,纽约的酒文化存在歧视和不平等。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出身“葡萄酒阶层”,不是“啤酒阶层”。

  纽约时报调查结果显示不喝酒的人更难攀登公司的晋升阶梯。许多调查都显示只喝一点酒的人比完全不喝的人挣得多。9月份月份,试饮师发布的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报告也支撑了这一调查报告。

  该研究并非鼓励喝酒,过量饮酒会令自己失态,研究亦发现喝酒会移除人与人之间对性的抑制,大大增加对性的接受程度,而且发现对女性的影响比男性大。虽然酒未必燃起对性的渴求,但女士应留意自己在交际应酬时喝酒的份量,以免被人误会发放错误讯息。

  纽约的政治学教授进一步指出,与富裕的客人喝酒选择葡萄酒是个明智的选择,葡萄酒需要一定的鉴赏水平,需要节制的态度,葡萄酒蕴涵多种对人体有益的成分,代表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,更加符合这一类群体的品味。

  另外,政治的酒会全球范围均以葡萄酒为主,从1984年开始,中国外交部明确规定国宴一律不再使用烈性酒,从此葡萄酒成为中国国宴上的主要“国宴酒”